您的位置:淘集運 >> 電子競技

Kyle發文懟V社 涼到吃壞肚子的DOTA2生態

2020-10-15 11:52:00文章來源:遊久論壇

{{userName}}lv{{userLevel}}

評論

評論

收藏

收藏
關注遊久電競
關注遊久網

  美國老隊長Kyle的blog《TI10》翻譯,非專業,勿噴。

  寫在最前面:

  這其實是一篇Kyle的文章翻譯。原文在://medium.com/@keepingitKyle/ti-1%C3%B8-b2711ae5d42b

  我之前有看到論壇的標題,説Kyle發文懟V社了云云。起初並不想看,覺得大體內容無非就是那些。最近作息非常健康,今早起牀時一位好友發來鏈接説看了這篇文章沒。早上6點,稍作一下閲讀也挺好,就看了一下。看完基本感受還是,“無非也就是這些”。後來翻了一下非常喜歡轉載,翻譯新聞的幾個APP,都不見這篇文章,覺得有點奇怪。還是希望更多的人看到吧,Kyle這個人,咖位不如Peter,個人認為貨其實並不比Peter少。

  其實一直以來有想説把DOTA2生態的現狀展開聊聊。一是沒有時間,與其聊生態,不如先把事情做好。二是聊這些其實意義並不是很大,不如做事。可見Kyle應該是最近實在閒得無聊,羨慕。

  文章主要説的是西方DOTA2的生態,國內的生態有不一樣的地方,也有很多類似的困難。各位如果更關注國內的DOTA2生態,權當管中窺豹吧,但願窺一斑可知接近全豹。

  我翻譯的比較隨意,意思差不多,並沒有追求信達雅,不喜的話自己翻吧。

  我想説的話都以按語加註在旁邊了。如果沒註明按語的,就是原作者自己的括號。

  以下是正文:

  2011年以來,我每一年都是以G胖的那句“Welcome to the International”作為新年的開始。

圖片來自Kyle原文

圖片來自Kyle原文

  沒有任何一個賽事比得上TI,完全沒有。

  去年,TI9總獎金是34,330,068美元。

  TI10會超過4千萬美元(譯者按:Kyle寫的時候還沒超,現在確實超了)

  快趕上WOSP的獎金池了

  2015年,TI5的時候,勝者組第一輪,我要面對EG

  獲勝的隊伍直接保底前六,保底獲得120萬美元的獎金,一個BO3,超過100萬美元現金。

  這還不是決賽的那個週末,只是個週二。

  這nmb就離譜。單純的從觀眾視角來説,TI那兩週,對任何一個DOTA粉絲都是美好的。毫無疑問,所有這些參賽隊伍都是為了贏而來的。他們是來證明在這個付出了自己青春、熱情、努力、汗水和抉擇(按:編不下去了)的項目中,自己是zui強的。這tm可是TI啊。每場比賽的勝負都價值上百萬美金。18個隊伍拼盡全力,一支最後勝出。贏了將成為傳奇,然而好夢易碎。

  這一切的代價是什麼?TI是如何影響DOTA的職業生態的?

  Hop in Marty!(按:這應該是Back to the Future 回到未來系列裏面的梗 帶男主穿越時間讓他上車的意思,那麼 上車吧各位,我們穿越回去看看)

圖片來自Kyle原文

圖片來自Kyle原文

  TI4以來,所有的冠軍成員都瞬間成為百萬富翁(按:這個是獎金税前直接除以5得出來的結論,不包括戰隊分成以及其他額外支出)

  (*是税前,抱歉PPD)(譯者按:前面這個括號是Kyle的原話,他後面也一直在cue TI5的EG還有Peter。。)

  有一個很有趣的小細節,最開始的兩屆TI,超過獎池一半的獎金給了冠軍。為什麼呢?

  因為這樣的話,第一名的獎金是整整tm一百萬美金水友們。

  你也許不記得當初TI的噱頭有多足,真的嚇人。非常有效的把還在打DOTA1的職業選手全部忽悠到一個剛剛公測的DOTA2上面來。

  一些很知名,很重要的DOTA戰隊,甚至無視了邀請,因為他們覺得這是一場騙局。(按:我覺得他在説DK嗷,嘿嘿,所以説東西方之間還是有不少誤會)。這也正常,畢竟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七位數的電競獎池。從來沒有過。

  當年8月,整個遊戲圈都驚動了。那也是剛剛成立2個月的Twitch第一次做大型活動的直播(時光如梭,額滴馬)。

  TI冠軍的獎金比例在TI4的時候降到了佔總獎池的46%(剛好夠每名選手收到百萬美金),然後在TI5的時候降到了史上zui低比例36%(心疼PPD)。隨後,升到了TI6/7/8的44%。

  去年就比較奇怪了。

  (這一系列的圖是Caro做的,感謝)

圖片來自Kyle原文

圖片來自Kyle原文

  TI8的時候,冠軍OG帶走了44%,共計$11,234,158

  TI9的時候,2/3/4名的獎金佔比都較之前更低,冠軍卻帶走了額外的1.5%,一共45.5%的總獎金。

  這是為啥呢?我有一個猜測。

圖片來自Kyle原文

圖片來自Kyle原文

  (感謝kizzles #HoNTrash提供上圖,譯者按:上圖是2019堡壘之夜世界盃的最終獎金分配)

  TI的獎池分配比例通常不會等到TI快開始了才公佈。TI9的情況是,比賽開始前7天,V社公佈了獎金分配方案,當時的總獎池是3289萬美元。

  方案如下:

  1st — $14,599,910–45.5%

  2nd — $4,171,403–13%

  3rd — $2,887,895–9%

  4th — $1,925,262–6%

  5th-6th — $1,123,070–3.5%

  7th-8th — $802,193–2.5%

  9th-12th — $641,754–2%

  13th-16th — $481,316–1.5%

  17th-18th — $80,219–0.25%

  方案公佈之後,離小本子眾籌結束還剩下18天。V社希望TI冠軍是史上獲得獎金zui高的電競選手,這一點很正常。然而,如果只是44%的比例,好像不太夠,不一定能打得過Epic那邊堡壘之夜冠軍的300萬美金個人獎。

  (其實最終的總獎池,44%還是夠的;將將過線。其實如果OG在TI9的分成比例是43.69%的話,Bugha(譯者按,堡壘之夜那個冠軍)將會成為電競史上單次獲得獎金zui高的選手。然而,1-5還是OG的)

  或許 Johan(譯者按:也就是Notail),Ceb和OG的幾兄弟贏了比Bugha更多的獎金,但是DOTA2世界冠軍沒上過美國的午夜脱口秀節目,堡壘之夜的Bugha上了。

  (按:我去查了一下,Bugha上了 Jimmy Fallon的The Tonight Show,有哪些明星上過這個節目大家可以查查看。類比國內其實就是各行各業的頭牌都陸續出現在各類綜藝裏面,電競領頭羊英雄聯盟項目也是如此,反觀DOTA2,再大的咖位也沒見有太多的破圈情況,這種事情是應該靠廠商推動的,而不是靠業內其他人。BTW,這個Bugha選手名字也叫Kyle,有點喜劇)

  堡壘之夜的玩家數在他們的世界盃之後增加了1億。(譯者按:原文是100 million,有點恐怖,時間關係沒有查資料核實),Dota2的玩家在TI9之後下滑了20%。

  堡壘之夜有虛擬演唱會,每週更新的內容,以及市場推廣的預算。Dota2有新的DOTA plus內容,“即將”推出。

  像大多數的電競項目意義,DOTA2的世界冠軍錦標賽(按:也就是TI)主要作為遊戲開發商的市場推廣工具。每年的8月,V社都把自己打造成比競品遊戲出版方更好更強的形象。

  然而並不像其他競爭對手,V社對遊戲的支持在8月開始也在8月結束。

  Team Secret祕密戰隊現在是獨一無二的戰隊了。

  他們現在的Glicko2評分第一,2074.39。有史以來的zui高紀錄。(譯者按:其實目前各大區線上賽排名,或者ELO ranking其實沒有特別有意義,感興趣的水友可以去datdota這個網站查詢戰隊的ELO排名。當然祕密是真的很強!)

  祕密戰隊最近的100局比賽裏面,86勝14負。

  下面是最近的7個大型賽事,總決賽的結果:

  WePlay Pushka League…Secret 3–0 VP.P

  DotaPit Season 2. ………Secret 3–0 Liquid

  ESL Birmingham. ………Secret 3–0 Alliance

  Blast Bounty Hunt. ……..Secret 3–0 OG

  Beyond EPIC. ……………Secret 3–0 Nigma

  Omega League..………….Secret 3–0 OG

  DotaPit Season 3…………Secret 3–0 VP.P

  但是當你跟圈外人聊天,他們感知裏的dota,最瞭解最熟悉的還是OG拿了TI的連冠。甚至很多dota社區裏的人(按:水友們,點名了)也覺得沒毛病——畢竟你祕密沒有TI。也許他們也對吧,畢竟,祕密統治了6個月的線上賽,一共拿到$592,940。

  EG在TI5的那個禮拜二,把我幹了,拿到的比祕密這六個月獎金的兩倍還多。

  你們最近有看到過關於Puppey的大面積報道嗎?主流雜誌的專題?這兄弟已經做了將近15年的戰隊隊長了,十五年同學們。他從一個青春期小屁孩就開始做職業選手了,到現在30歲了還在領導着一支隊伍,而且非常有統治力,所向披靡。

  沒有。沒有。啥也沒有。也沒人在乎。

  贏個TI再BB。Puppey2011年拿了一回。

  這些年來,越來越多的錢湧進了TI的獎池。TI越被重視,全年中其他的時刻就越被忽視。

圖片來自Kyle原文

圖片來自Kyle原文

  TI9之後,前四名的隊伍(OG,Nigma,祕密,PSG.LGD)全部鴿了第一個Major。這個是非常應該引起重視的事情:當4支隊伍贏得了73.5%的總獎池(超過2千5百萬美元!!),全部立刻從職業賽場消失至少三個月。

  Ana,Topson,Ceb,Jerax,Notail,OG連貫的這個班子,一共在一起打了127場職業比賽。如果你算上預選海選,只有73局是TI賽場打的。

  多數人覺得史上zui好的dota2隊伍,在TI之外只打過54局比賽。

  在TI正式開始前,V社照例會召集會議。

  一個選手會。

  一個解説會。

  一個是俱樂部會議。(譯者按:其實通常只有前兩個,TI9的俱樂部會是EG要求,臨時加的)

  TI9的俱樂部會上,被問了一個問題(按:這個著名的問題不翻譯了,自己看吧)

  “We don’t understand what teams do for Dota 2. Why do we need you?”

  所以,是想知道戰隊都做了些什麼舔着臉分蛋糕嗎?

  可以這樣説,每一個在NBA/英超/NFL的球員都有自己專屬的:

  律師/經紀人/會計/理財顧問/公關/造型師/助理/私人事務經理/理療師/私人訓練師

  在DOTA這個項目,以及絕大多數的電競項目,僅僅超級巨星才能負擔上述可能最多一半的崗位。絕大多數選手什麼都沒有,只能靠戰隊了。

  戰隊的職責所在,是確保選手不需要做除了發揮出色,打好比賽之外任何事。畢竟,DOTA2當前的賽事模式對選手的激勵非常之“簡單”。

  DOTA選手想贏。不想接採訪,不想做更多的內容,不想直播,不想參加綜藝。

  戰隊是那個想要去做內容做直播的。

  Fnatic希望他們的選手可以在舞台中央待的越久越好(譯者按:意思應該就是希望有更多曝光)。

  Complexity可以不再有退役帶來的風險(譯者按:我覺得Kyle是在説自己退役CoL很難受,就當是個私貨吧不是特別重要)。

  Liquid希望職業賽事體系可以提前規劃好日期,這樣有助於俱樂部做整年的計劃/以保證參加高水平賽事的數量尋求贊助商。

  NIP,EG和VP都希望可以建立發展一個長期、健康、穩定的職業生態體系。

  有人想過為啥西方zui強的三個隊(祕密,OG,Nigma)都是先有選手建立的隊伍,一開始沒有外部的贊助嗎?

  (按:其實這裏提到的戰隊,和他們的訴求,都是俱樂部直接跟V社交流過的東西。長期健康的生態,聽起來和“促進DOTA2生態的良性發展”的出發點像不像?大言不慚的説,西方目前在做的包括Omega League在內,俱樂部牽頭辦比賽等等一系列事情,其實是長期保持溝通之後,疫情期間受到CDA的啓發做出的嘗試。為啥敢這麼説呢,是因為對方告訴我是這樣的。。)

  Boston Major之前,V社更新過一次遊戲內的夢幻聯賽(譯者按:是叫這個吧。。就是那個抽卡系統)。

  所有的本子擁有人可以或者12個選手卡包,也可以直接買,0.49美元一包。稀有卡會有銀卡和金卡,會對夢幻積分有加成。

  Complexity(我老懟當時的俱樂部)還有其他幾家參賽隊找到V社,問是否可以有相應的收入分成。畢竟,V社用了隊伍的LOGO,選手形象,等等原本屬於選手或者俱樂部的權益,卻啥也不給俱樂部。有些俱樂部預計每個戰隊可以拿到大概6位數的收益(按:10萬美元起),跟V社五五分賬的情況下。

  V社的DOTA2項目組回覆(大意)

  “我們沒意識到這會是個問題。如果你希望的話,我們可以拿掉你們的LOGO。反正這個功能帶來的收益也不算啥。”

  最終,各戰隊剩下兩個選項:

  公開發聲,解釋目前是什麼情況,祈禱有足夠多的水友噴V社使其做出改變(沒有其他任何手段);或者,閉上自己的嘴趕緊滾吶。

  戰隊們選擇了後者。只有腦殘會咬給你餵食的手。

  還記得戰隊錦旗嗎?人氣高的隊伍通過它們大概有5-10萬美元的年收入。足夠聘幾個媒介、美工、內容創作者,一個額外的教練,2-3個月的頂薪工資。

  嗚呼,我們的神們並不是很在意這點小錢。

  戰隊錦旗在遊戲中失去了用處。

  還記得第三方賽事的觀戰指南嗎(譯者按:第三方的遊戲內小本子)

  The Summit 2的總獎池從10萬美元,增加到了超過31萬美元,多虧了遊戲內的相關充值購買。

  對比之下,V社停止支持第三方賽事主辦方創造客户端小本子之後,the Summit 5嘗試去做了通過自家BTS網站進行的眾籌,通過售賣實體周邊來提升總獎金。

  獎池從10萬美元,增加到了10萬1千零44塊。

  虛擬飾品比實物賣的好太多了,V社把自己變成了唯一的商人。

  其他的競品電競項目,在壯大的過程中,通過各種方式,努力的使參與者/從業者分到一杯羹。比如:創作者代碼,聯賽收入分成,虛擬/實物周邊售賣等等。他們都意識到允許俱樂部獲得這部分收益,對整個生態的持續運行是必要的。大家的利益都在其中。(譯者按:原文Skin in the game,超級雙關 不知道我是不是想多了。突然感覺Kyle是個文化人兒)

  對比之下,V社的青天大老爺們想的是戰隊應該以戰隊自己的獎金分成作為主要收入來源。

  然而,前面我們已經可以看出來,冠軍戰隊拿所有。那麼,什麼因素可以使一整隊的拿過TI的百萬富翁願意掏出20%獎金分成出來分給俱樂部呢?總得有個中間狀態吧?在沒TI的時候選手也需要有收入;戰隊能獲得的所有收入來源都只能從TI獲得。

  It’s all or nothing; 你這個班子進TI了,或者沒進。哪些戰隊願意去發着工資賭呢?

  Complexity, Cloud9, Cr4ZY, Immortals, Optic, Dignitas, CLG, Flipsid3, mousesports, Chaos, and PENTA 這些曾經都願意賭。現在全沒了。

  G2, 100 Thieves, Vitality, Faze, TSM, NRG, Rogue, Astralis, Luminosity, Envy以及很多其他有名的俱樂部很單純的從未進入DOTA2電競這個領域,即便他們中很多人很想進來。不穩定性和對未來的完全不可預知驅使着很多對DOTA2感興趣的俱樂部遠離這個遊戲,加入其他電競項目。

  要知道,進入DOTA2的門檻,要遠遠小於其他聯盟化的電競項目。

圖片來自Kyle原文

圖片來自Kyle原文

  GESC: Indonesia Dota 2 Minor is the first Valve Corporation sanctioned tournament in Indonesia and will feature the world’s best teams and an Indonesia representative who will compete for the largest prize purse in the country — $300,000 USD and qualifying points to The International 2018.

  Mar 15–18, 2018

  GESC: Thailand Dota2 Minor is the first Valve Corporation sanctioned tournament in Thailand and will feature the world’s best teams and a Thailand representative who will compete for the largest prize purse in the country — $300,000 USD and qualifying points to The International 2018.

  May 9–12, 2018

  (按:當年兩個Minor的介紹,就不翻譯了,大意就是GESC這兩站分別是印尼和泰國第一個V社官方認證/許可的賽事)

  或許是經過V社許可,戰隊也都拿到了DPC積分,但是截至發文的時間,沒有任何選手和解説收到過一分錢。

  重複一下:

  兩個V社官方的DPC賽事,沒有選手收到過應得的獎金,沒有解説收到了應得的工資。

  寫這篇文章前,我查閲了非常多的資料,找不到任何一個類似的例子:獲得了遊戲開發商背書支持的電競賽事,不發獎金。

  這事真的很好解決。我的小學數學草算了一下,兩站比賽一共大概欠了70萬美元。換個説法,大概是V社從TI10本子銷售中獲得收益的百分之零點六。

  如果V社希望繼續使所有的收入都流向自己的小金庫,是不是應該把賽事的所有權也拿在自己手裏?GESC也許是賽事的執行方,但是所有參賽隊參賽是因為得知V社給了GESC相應的許可。這難道不應該是默認了自己的責任麼?

  這些錢去哪了呢,如果不在Bellevue(按:V社公司所在地)。

  當V社在乎的時候,他們仍然是zui好的。

  火了快20年了,Steam仍然是世界上zui受歡迎的遊戲市場。

  現在zui好的電競項目,三個裏面有兩個是V社的。

  True Sight真視界每一年都是非常有感染力的電競相關紀錄片(它又一次被Esport Award提名了,我會投它的)

  我一點都不懷疑,如果DOTA2電競成為V社zui高優先級,會比隔壁強很多,至少能battle一下。

  然而,它就是並不能成為優先級很高的項目。

  夢想呢?如何能讓舉盾成為可能。

  看看TI8的OG;從海選一路直接TI冠軍。

  我應該給後面的新選手什麼建議?努力拼搏,沒錢的話打打零工,實在不行付不起房租水電網費的話,回家跟父母住,無論如何也要記得你的夢想。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blablabla。最終,希望,你會成功。

  這tm聽起來連成功學或者商業騙局都不如的東西,讓我如何向別人去説?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正在看S10全球總決賽的直播,在上海,G2大戰Team Liquid。今年的小組賽破了全部的收視紀錄(雖然他們的解説不太行,譯者按:這是Kyle説的 不是我説的。。)

  詹皇和他的湖人在NBA總決賽上3-1領先。

  Tom Brady這個老b剛剛傳了5個touch down。

  線下的賽事顯然是可能的。我為啥知道呢,因為我從7月28號到9月7號,和五十多個牛逼的同事一起,呆在一個泡泡裏完成了Omega League。

  我們新冠零感染。

  我們本可以有TI的今年。選手、戰隊、解説肯定全都希望有TI。或者至少,退一萬步講,至少有點啥吧。哦草,dota社區已經把錢都付過了。

  總結幾個點:(-Kyle)

  1. V社把通過社區眾籌的一切遊戲內的收益全部拿來包裝TI。

  2. 7個月過去了,社區眾籌了1.6億美金,TI還是個無限期推遲的狀態,包括DPC賽季。

  3. 如果不是很多戰隊同賽事方一起合力,現在連DOTA比賽都沒得看。DOTA2的職業賽事能活過2020年多虧了他們,雖然V社根本不在乎這些人。

  解決方案呢?我是個憨憨,但我可以試着提一下。

  把TI獎池在2500萬美元封頂,冠軍獎金1000萬美金。

  我問過很多選手,這個足夠保持他們有動力了。

  把系統完全開放,取消DPC。誰想辦比賽誰辦,想什麼時候辦就什麼時候辦。讓市場決定一切。

  TI的積分由以下幾種方式獲得:

  代表所在賽區參加國際賽事的次數/全球排名等等。

  剩下的錢用來補貼提供高質量賽事(按:提供獲得TI積分途徑的賽事)的賽事方。

  我不是要求V社出來救濟大家。社區開始眾籌TI是從2014年就開始了(按:其實是2013,只不過TI3數額比較小)。有非常多的老面孔願意執掌DOTA的發展方向。讓那些在過去10年裏面展示過他們對DOTA熱愛的人來管這個遊戲吧。

  你想要整個餡兒餅,你拿到了呀。

  現在,麻煩你tm把它放微波爐裏熱熱唄,或者讓其他人來熱。

  寫在最後:

  其實説實話,原文最後給出的建議,其實相當於退回到DOTA賽事最初的形態,只是多了更多來自社區資金的支持。倒也未嘗不可。DOTA的電競化兜兜轉轉這麼多年,在V社一步一步試錯之下,退回到最原始的樣子竟然都不是zui差的選擇。在本文中的所有按語裏,我選擇不發表太多的觀點,多數都只是論述一些事實。

  國內的生態,從俱樂部/選手尤其是選手這一環,其實比國外幸福很多,環境好很多。畢竟多數老闆是真的用愛在發電。從生態本身,由於東西方文化差異也好,各種溝通誤會也罷,其實一直在嘗試和摸索自己的生存之道,這一兩年間,不管是跟官方還是跟西方的俱樂部之間,溝通多了很多,也消除了一些偏見跟誤會,然而還遠遠不夠。另外,代理 算了代理的事先不説了。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